Friday, April 9, 2010

悠悠長夜,爐邊整 S'mores

回到租用的小木屋 (Cabin) ,明君喊餓,我立時弄熱一些即食 Chili (燒烤焗豆)給他充饑,不過他卻投訴為何沒有連吃的餅乾 (Cracker),算是難服侍吧!由小到大,我在香港也沒吃過甚麼 Chili,我哪知道吃燒烤焗豆要跟着餅乾一起吃呢?最後他也「將就」地用我預備做 S'mores 的 Graham Cracker 代替,幸好他說味道配搭也還可以,我才鬆一口氣。

由於是夜是大年初一,也是西方情人節,我一早便提議不如大家留在小木屋,倚在木火爐旁,談一夜天,吃我煮的西餐,邊喝 Apple Cidar,邊玩撲克,最後用燒烤長义來燒 S'mores 作甜品。很是浪漫的。尤其是明君答應會洗碗。

第一次接觸 S'mores 這個甜品時,我已經十八、九歲,在一次大學舉辦的 Retreat 宿營活動中。很記得的是,地點是在 Yucaipa 山上的 Lodge,與一大群亞裔學生一起,大廳中有一座鋼琴及木火爐,我們閒來便到那裡 hangout, 彈琴,燒 S'mores。這個 S'mores 並不易整,首先要燒棉花糖 (Marshmallow) 直至變得黏黏的,再加上兩格朱古力,被兩片 Graham Cracker 夾住再燒多一點點,才大功告成。當然,棉花糖要用卡夫 (Kraft) ,朱古力更要用上 Hershey's 的牛奶朱古力,一排排那種。Graham Cracker 我亦只用 Honey Maid 的。

那是一客很甜的甜品。

漫長又寒冷的一夜,多得明君不怕麻煩,到外面取乾木給我保暖。第二天早上,他亦把碗碟洗乾淨,我們便退房,到附近頗受好評的 Café Aroma 食 brunch,然後輕鬆地駕車下山回家去。

2 comments:

夢王子 on October 6, 2010 at 9:01 AM said...

Chili 通常是和白飯一同吃的。

珊珊 on February 2, 2011 at 1:30 AM said...

明君應該不認同

Post a Comment

 

Followers

關於我

十幾歲時離港到美國生活,及至家人紛紛回流後仍毅然留下來,在南加州落地生根。 pikshan@yahoo.com
Copyright © 2009 Blogger Template Designed by Bie Blogger Template Vector by DaPino